他,不仅仅只是一个“细胞”

2006年12月,我敏感地察觉到身体的异样,通过验孕棒我确认怀孕了。没有任何惊喜,只有惊吓!

第一个反应就是我绝对不要这个孩子,理由很多:一来我打算丁克dink(doubleincomesnokids),没有料想过要当母亲;二来是上海的生活节奏快,不想增加经济负担,养孩子是需要付出精力的。丈夫表示决定权在我手里。

第二天,我预约了B超,做人流前的检查。B超医生检查了很久后问我:“你确定自己怀孕了吗?B超在宫腔内找不到胚胎,你还是再过一周来检查吧。”我悻悻地走出医院,但我仍坚信,身体的各种异常告诉我,我一定怀孕了。

忐忑不安地过了一周,还是那位B超医生,这次她激动地对我说:“找到了!找到了!在子宫下方,还好不是宫外孕。太难得了,你子宫偏小,能怀孕也算难得啊。真的不要孩子吗?下次你不一定还能怀上啊,再考虑考虑吧。”

虽然孩子极力在躲藏,虽然医生一再要我考虑,但是当时的我丝毫没被医生打动,根本不知道这次手术意味着什么,还是预约了第二天的人流手术。那天我终生难忘,12月30日,我失去了我的第一个孩子!

在手术等待室里,同时有个18岁的女孩来做引产,她已经怀孕8个月了,父母和男友一家陪同。我很惊讶这么大月份的孩子出生都可以存活了还要做手术!女孩一直低头不语,男孩的父母哀求女孩的父母不要堕胎,孩子已在妈妈的肚子里胎动,他们心疼,愿意促成孩子们早日成家。男孩的父母还在做最后一丝的努力。可是,女孩的父母抵死不肯,我心里也有种说不出的不舒服。

等我手术后醒来,丈夫扶着我走出医院,中午匆匆的在医院边上的餐厅吃午餐,看着那栋手术楼,丈夫觉得我心情不好,安慰我道:“别多想了,在我们生命科学家的眼里,那只是一个细胞而已。”我知道,作为科研工作者,他观察世界的角度不同。然而,我的心却在疼痛,不禁反问道:“难道他们没有感受吗?”是啊,我的孩子,他虽然很小,但是他会疼,他也想来到这个人世间,当时的我却从来没有想到过。

下午我还是投入到工作中去了,仿佛这个“细胞”从来没有来过。接下来的很多年,当年对孩子的亏欠在心中依旧无法释怀,我进修了国家心理学的课程,逐渐接触了佛学知识,愈发觉得佛教的宇宙人生观很深邃,引人深思。

2013年我第一次去学院,路上认识了一位女师兄,她是一位未婚单亲妈妈,带着快一岁的宝宝,有着较好的学历,我很惊讶她的选择。她告诉我:当时被男友欺骗之后发现怀孕,看到了丹增活佛写给未婚妈妈的一封信后,毅然决定生下宝宝。生下后才真切的感受到——还好当时自己没有放弃他,否则现在怀里的孩子已经成了婴灵。

由于工作的关系,我和孩子们的接触也多了起来,我发现每个孩子都是如此可爱,如此鲜活。如果当年的那个“细胞”还在,他也已经长成了这般可爱的模样。这些孩子的天真也是我们曾经拥有的,为什么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现在都失去了呢?为什么随着岁月的打磨我们渐渐变得自私虚伪,那久违的天真纯净去了哪里?

往事不可追,后悔不及。虽然我现在依然没有一个自己的孩子,但是我已经学会惜缘,珍惜生命所给予的一切,无论顺境逆境,一一接受。让境界消磨我执,随缘自在,重返天真。愿为一切众生带去温暖与安乐,现在我能做的就是这样一个“母亲”的角色。

更多信息: 卡接/三方代收/qp料/搭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