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瞌睡虫”宣战

“瞌睡虫,我对你已经忍无可忍,我要向你宣战!”一早,送完孩子上学回家倒床续睡一小时后爬起的我,愤愤然地说。

“为什么呀?难道你现在感觉不舒服?”瞌睡虫扭动了一下它那肥硕的身子,不以为然地眯眼看着我:“想想一早起床时没有睡醒昏沉的痛苦,再想想刚才抱着被子温暖舒服的感觉,多美好呀!”

“是啊,那滋味——不对,懒惰虫,不上你的当。”甩一甩头,我坚定地说:“告诉你,我活着不是为了饲养你,我现在有了自己的人生目标,我的时间很宝贵,不能整天浪费在和你一起昏睡上!”

虫虫听完,小眼一眯,几滴泪落下。“亲,你是说,你要抛弃我吗?我跟了你几十年,如影随形,你就打算这样无情地抛下我?”它抽泣着,声泪俱下:“记得你说过,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时候,就是和我在一起,无忧无虑、放松享受。你还说过,这辈子你无法拒绝痛苦地生,但希望和我一起在沉睡中微笑着死。”

我沉默了一会儿。“是啊,小虫,本以为此生就这样和你一起浑浑噩噩地度过就是。我看不惯红尘的是非,听不得世俗的险恶,每每受挫总逃向你的身边,是你陪着我在睡梦中营造了属于自己的理想王国。”看着虫虫的泪眼,我放慢了语速,字字分明地说:“可是,这一切都是假的……”

“谁说的,梦境是假,可感受是真的呀!”没等我说完,瞌睡虫就狠狠打断我的话语。“活着不就是为了享受幸福快乐的感觉吗?管它是现实还是梦境,感受是真的就是真的!你敢说梦中的你不是享受着的吗?!”小虫振振有词,厉声质问道。

是啊,想起平日里的种种,我不禁愧红了脸。“小虫,以前的我之所以错以为梦境就是幸福,那是因为我看不清世界的真相,选择了逃避,那是我的愚痴使然。如今,我加入三级修学,导师的谆谆教导把我从无明的大梦中唤醒。我明白了,不管梦境还是世间的悲欢离合,都是一场虚妄,如同闪耀着七彩光芒的肥皂泡沫,再炫目美丽亦或丑陋扭曲,也终有破灭的那一天。”

“可是,学习工作、成家立业、生儿育女,我们每个人活着不都这样吗?逛街、消费、旅行、娱乐,包括做梦,人们追逐享受着这些,不就是为了让活着的感觉更好一点吗?”瞌睡虫疑惑地望着我。

“是的,可是,这些看似的美好可以维持多久呢?诸事无常,所有的感觉都是暂时的,是没有办法永恒的。想想拥有后又失去的那一天,痛苦将把我们生生撕裂吞噬。”说着,我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颤。“更何况,得到或实现这些所谓的‘梦想’的背后,极大可能掺杂着恶业,最可怕的莫过于此,这些恶趣之因直接导向的可是恐怖的三恶道啊!”打着哆嗦,我裹紧毛衣,心里还是止不住地恐惧着。

不知是我的话语打动了小虫,还是它对这样的画面有着切肤般的感同身受,只见它小脸煞白,颤栗着身子。“我怕!我不想再去恶道了,我不要永远当瞌睡虫!我讨厌我自己!”说完,它拍着自己的脑袋,放声大哭了起来。

“小虫,别怕,别怕。导师说只要我们放下妄想和执著,安住在三级修学,勇猛精进,好好修习慈悲与智慧,一定会解脱轮回的痛苦,直至成就无上菩提的。那才是究竟的永恒的幸福!”我连声安慰道。

“三级修学——勇猛精进——”瞌睡虫抹去泪水,想了一会儿后又委屈地问:“那以后,你是不是不再需要我了?”

“不,亲爱的小虫,我需要你。我们可以这样:白天按八步骤三种禅修的方法认真修学,积极承担义工行,依‘健康生活的五大信念’如理如法地生活。晚上我们就一起把白天培养的正知正念带入睡眠,这样的话,睡觉也是修行哦!”我肯定地告诉它。

“我们可以一起修行?对!我们可以一起修行!”瞌睡虫兴奋地喊道:“从今天起,我要换个名字,请叫我‘正念虫’吧!”它两眼放光,如同获得新生般雀跃欢喜:“我要马上去告诉拖延虫、懈怠虫、懒惰虫去,让它们也改过自新。”

望着“正念虫”,望着自己的心,我充满欢喜,充满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