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言的战争

无言的战争

九月份刚开学,孩子所在的学校高三年级就调整了作息时间,早上6:45到校,晚上9:30放学。从9月3号开始执行。这对于孩子来说是一个挑战,而且她非常的排斥这个时间,到5号为止,每天都能听到她在抱怨,而且还特容易激动,特别爱发火,看到她这样,我的心里也非常痛苦,就想今天晚上和她好好聊聊。

中午孩子给我打电话,哭着说想我了,我知道她心情不好,最近压力很大,就劝了她几句,告诉她晚上回家我多陪她聊会天(我们每天都要有一小时左右的谈心时间)

下午去共修的路上突然想起忘记给孩子买水杯的事了,因为头天晚上答应帮她买的,当时很懊恼:怎么就没想起来呢,现在去买也来不及了,马上就到修学点了,这怎么办,她一定会生气的,不行就骗她,说她要的那一款卖完了。

晚上修学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上楼给她道歉,本来想好的骗她说卖完了,但是话到嘴边又改了,就实话实说自己给忘记了,想争取她的原谅,没成想她当时就情绪爆炸了,竭斯底里的大吼,“你们都不关心我了,都各忙各的,没人问我,就我一个人在忙,中午我还给你打电话,你都没有想起来,你心里就没有我,光有你的佛法了,还有我的校服裤子呢,给我找了吗?……”我一听她说校服裤子,也蒙了“我怎么也给忘记了,而且一丁点都没想起来呢”,我在自责,她在发脾气,我在一直道歉,但是她越说越气,越说越过分,还说让我下楼,不想看到我,等等,我听着也来气了,忍不住就要给她发火,但是火还没发出去就消融了,好像有种无形的力量在阻止我发火,不像刚接触佛法时是自己强迫自己不发火的,但那时内心是痛苦的,现在对这种无形的力量的阻止能够坦然接受了,我知道这是佛法在帮助我。

后来我就下楼了,到楼下老公又说我,当时我感觉自己特委屈,学佛了就真的不能发火了吗?不能这样,我可以不发火但是可以用佛法的正见和你理论“你不要在这里说我,事情已经发生了,要想办法解决,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况且我只是一个导火索,根源不在我这儿!”老公很诧异的看了我一下,“好,不说你,先让孩子冷静一会吧,回头我去和她谈谈”,从他的表情中,我知道他是对我的改变的赞同。

过了有十分钟,我还是不放心孩子,又上楼看看她,看她正在扫地(她有每天晚上做完作业打扫卫生的毛病),我就想帮她扫,没想到她的火还没有消,“你下去,说过了,不让你上来,你又来,我就想一个人静一静,让我静一静。”

我直接头也不回的下楼了,拿着钥匙打开门出去了,出门之前心里还有丝丝的不悦,但是在走出门的瞬间,心里一点也不生气了,心里很平静,也没有委屈了,我只是想在外面静一静,让自己好好思考一下。

辅导员师兄曾经说过,不能因为修学佛法而影响家庭的和睦。我做到了吗?我没有,如果我做到了,就不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了。

在外面自顾自的逛了一会,老公就打电话来。说让我抓紧时间回家,孩子已经不生气了,她只是想自己去静一静,她没有想对我发火的意思,只是一时没忍住。其实我已经知道是这个结果了。因为我在祈求三宝加持,加持孩子不要再生气。

如果要是在以前,按照自己的串习我一定会和孩子吵的不可开交,最后我也会委屈的痛哭,总之会弄的家里翻天覆地,一家人不折腾一夜也要大半夜,我和孩子两人也都会气的要命,老公在中间也不好劝说,说谁的不是都不好。

非常的感恩三级修学,所有的一切变化,都是来自于我这两个多月对佛法的修学,因为在这里让我知道了什么是正见,慢慢学会了控制自己情绪,慢慢的学会的观照自己的心,并学会了运用到生活中,工作中,处理遇到的所有问题。

无言的战争,其实背后是自己对自己的战争,一个原来的我,和现在的我的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