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生命就是我的讯息”——圣雄甘地

坚持你的信仰,是困难却又有益的,尤其是在这信仰挑战社会准则之时。我的动物解放运动和纯素食主义经历也是如此。我面对了很多逆境,也经历了很多令人沮丧的时刻,但我一刻也不会动摇。我生命中最自豪的时刻就是我决定站出来为动物权利而努力的那一天。

当我还是孩子的时候就一直喜爱动物。我们有过一些不同的小动物伙伴,也常帮忙照看邻居家的动物。我4岁的时候还想成为一名兽医!我清晰记得在我6岁时跟妈妈说我总有一天要成为一名素食者。她大笑起来,就像所有的母亲一样,就没有然后了。

直到我回顾人生历程中的很多让我付诸行动的小小瞬间,我才领悟。我在8岁时看过一张肯德基用的鸡的照片,便从此拒绝吃肯德鸡了;5岁时我开始拒绝吃任何种类的海鲜,只因为我觉得那是不对;我甚至还为一只我不小心踩死的蚂蚁举办了葬礼。

然而,我常常说我的动物解放运动历程起始于一次中学午餐休息,那时我14岁。一个朋友告诉我她要成为一个素食者了,因为她在PETA的网站上看了工厂化养殖的视频。我很好奇地让她把链接发给我。就在那一晚,在落下太多眼泪之后,我做出了决定——素食是我唯一的选择。

但我的改变也并不是一瞬间。我用了很多年逐步摒弃我饮食中和日常生活中使用的动物制品,从素食者成为了严格素食者。我也遇到很多质疑和否定,有来自陌生人的,也有来自朋友和家人的。这些反对只让我更加努力地以一种道德的方式生活,以证明我不是他们所说的只是在经历某一阶段的盲从少年,而是一个受过教育从而做出决定,富有同情心地活着的青年人。

然而,这种向别人证明自己的欲望很快就消褪了。我意识到我并不是为了他们或为了炫耀而这样做。我这样做是因为我想保护所有的动物,大的或小的,可爱的或不可爱的;我这样做是因为我想做出改变;我这样做是因为我相信所有有知觉的生命都是平等的。

当我停止证明自己并开始基于我的道德修养而做出决定时,人们也开始认真对待我了。是的,一些人还是会因为我的信仰和生活方式质疑甚至攻击我,但他们只是少数。我身边亲近的人在看到动物权利对我有着如此重大的意义并且我是那么富有热情地热爱着自己的生活后,开始对动物权利真正有了兴趣。这种热情帮助我找到了我的又一个热情所在——烹饪!

每当有一些看似我行我素的人问起怎么生活得富有同情心并且无伤害,那种感觉真是棒极了。看到别人从自己的生活方式中得到启发从而做出改变,是一件很美好的事。

成为严格素食者是我生命中最自豪的一件事,因为这意味着我在为我所相信的东西全心全意地生活。这一决定为我的生活注入了全新的目标和身份认同感。我知道我是谁,我应该做什么。我应该为那些无声者发声,保卫那些不能自卫的生命。我生来就是一个动物权益的行动者。我知道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还有很多艰难的工作在等着我。不易,但是任何值得的事都来之不易,而这件事绝对值得我坚持下去!

更多信息: 冻结/马尼拉/网赚/区块链